社会学方法论

看到友邻两则言论。

“社会科学的方法论仅是现象学还不准确。应该是现象学和模态逻辑。奥派所谓的方法论主观主义和唯名论,其实是现象学的本质直观,但边际主义则涉及模态实在论。”

“历史学研究不要再用量化统计,或者什么历史周期循环之类的神棍方法论了。。社会科学的研究思维、工具应该是模态逻辑、反事实(counterfactual),这比物理学的退相干理论要早发现很多,但应用”

反事实

Counterfactual Theories of Causation

“传统的因果分析往往假定研究者已经控制了解释因变量的重要因素,并且没有遗漏重要自变项。但是通常研究使用的数据经常无法满足这一假定,或是所观察的对象并非是随机发生,因而经常会产生内生性或样本选择偏误的问题,造成因果分析的不准确和偏差,甚至是错误。反事实分析的优点是能明确的找出传统回 归分析无法充分掌握的不同样本群在基准线上的差异或是因果效果的异质性,进而进行准确的因果分析。
倾向分数配对法(Propensity Score Matching,PSM),内生转换模型(endogenous switching regression model)这两个反事实分析的最主要方法。”

“在经济史研究中,有一种“反事实假设”方法。这种方法是由美国经济史学家福格尔首创的。一般的经济史教科书都断言,美国19世纪经济增长与铁路密切相关,就是说,如果没有铁路,美国经济增长就不会有那么快。福格尔提出一个“假如没有铁路”的假设,对19世纪的美国经济史进行计量研究,他的最后结论是: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1890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也不会比实际产值低3%以上。这种假设可谓是一种“大胆假设”,但这种假设并不是作为经济史研究前提的假设,而是一种“描述性假设”,与经济学和经济史学的实证方法并不直接相关。尽管如此,美国主流经济史学也不赞成这种“反事实假设”,认为这种方法用于分析历史的长期变化,“会歪曲历史变革的复杂性”。

1964年,新经济史学派创始人之一,当时罗切斯特大学教授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W.Fogel,1926—)发表了他的著作《铁路与美国的经济增长》,吹响了经济史学革命的号角。在书中他运用所谓反事实度量法,对以往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几乎一致公认的论断一一大规模铁路投资是19世纪美国经济快速增长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提出了挑战。根据他的计算,在1890年,如果美国全国的马车和帆船运输完全让位于铁路,所能增加的国民收入只抵当时美国年国民产值的4—5%,对美国此后的经济增长,只有微末影响。这也就是说,即便当时美国根本不建筑铁路,它的经济增长速度也不过略微放慢一点而已。

此前,约瑟夫•熊彼特和沃尔特•罗斯托一致断言,现代经济增长和发展应归因于某些重大的发现。福格尔对此假设进行了极其严密的检验并否定了它。他认为,是很多技术变革的合力,而不是少数几项重大的创新,决定了经济发展。我们感觉到大规模的交通运输系统对发展有决定性的影响一说凭直觉好像是有道理的。福格尔设计了一种假说的解释法,一种所谓的反事实的历史编纂法:他拿实际存在的情况与一种假设的趋势进行了比较,以评价修铁路的重要性。他发现它们对于解释经济发展并非绝对必需,它们对GDP的增长的影响不到3%。经济史的其他著作中几乎没有一种给人留下这样一种印象。运用反事实论证和成本——效益分析的结果,他也成了一位经济史方法论的创新者。”

 

模态逻辑

modal logic

模态逻辑是命题演算和一阶逻辑的扩充,扩充主要在两个方面:
1)语构方面:扩了两个模态连接词□(必然)和◇(可能)
2)语义方面:相较于命题和一阶逻辑的塔斯基语义,使用了克里普克语义

对两个模态连接词的不同解释有着不同的意义,如真理论模态逻辑、认识论模态逻辑、道义论模态逻辑以及时序逻辑、经验论模态逻辑等。

如果真要通俗地解释模态逻辑的作用的话,请看下面这句话

“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用克里普克语义解释就是

“存在一个从当前可能世界可到达的可能世界,在这个可能世界可到达的所有可能世界中,孔乙己死了”。

 

理解Fine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呢,就这么开始。如下两句话都为真:

  1. 必然地,如果苏格拉底存在,那么1+1=2。
  2. 必然地,如果苏格拉底存在,那么{苏格拉底}存在。

{苏格拉底}是一个只包含苏格拉底这个对象的集合。

一、Fine是如何论证前人的想法,即本质概念可以建立在模态上,是不足信服的?

本质概念建立在模态上,有很多不同的策略。最简单的策略如下(注意,其实没多少人真正接受这个粗糙的简单版本):

  • F是某个体a的本质的一部分,是因为如下的模态事实:必然地,如果a存在,那么 a is F。

“是因为”包含“当且仅当”,但更强。因为题主谈“还原”,我个人认为当且仅当不够强。

由1,我们得到:being such that 1+1=2是苏格拉底的本质的一部分。being such that 1+1=2 是个性质,汉语比较难表达。你可以认为它不是个性质,但需要论证。

由2,我们得到:是{苏格拉底}的唯一元素是苏格拉底的本质的一部分。

然而Fine认为这俩都不对。因为Fine认为,一个个体的本质,是让这个个体成为它自己的东西。也就是说,苏格拉底的本质,不管怎么定义,至少是那些让苏格拉底是苏格拉底的东西,让它成为它自己的才是它的本质。然而,是不是1+1=2,是不是另一个集合的唯一元素,都跟苏格拉底是不是苏格拉底没有关系。

所以本质是一个比模态更强的概念。

二、Fine是如何论证他的想法,即应该让模态建立在本质概念之上,是能让人信服的?

上面说了。是不是让人信服,这个我也不敢说啊。我也在想啊。

三、Fine或后人是否具体地构造了这种还原?如果有,那么长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是无法在知乎回答的。而且对类似问题的任何知乎回答基本上都是只能信一半的。我个人的观点是这种还原是很难的,因为很多模态句子不是关于个体的,也就无关essence。比如,“必然地,存在一个比0大比1000小的数”。当然这个也没法扯远了说。你可以看看Correia 2012年的一篇论文叫on the reduction of necessity to essence

 

现象学

phenomenology

如何入门现象学和存在主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