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ian Economics and the Debate

Source:

张维迎:林毅夫思想和50年代计划经济思想完全一脉相承

林毅夫再系统回应产业政策之争:成功有药方 前提之一就是政府因势利导

“假设的真实性”:科斯与弗里德曼的”和而不同”之处——兼谈社会学研究中的”理性人”假设

Debating Government’s Role in Boosting Growth: Cowen and Smith

Austrian Economics Might Explain China’s Turmoil

 

A renewed topic around government and free market

1. 上世纪20和30年代经济学界有关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可行性的大争论

先来看张维迎的文章

“兰格用新古典主义范式证明,通过引入一般均衡的“瓦尔拉斯拍卖机制”,计划当局可以模拟出价格,解决经济计算问题。”

“米塞斯认为,市场是一个过程,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要素市场,没有自由价格,计划当局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经济核算问题,也就不能有效地分配资源于不同的部门。”

“哈耶克进一步讲,为什么计划经济不可行?因为经济计算所需要的知识、信息都分散在每个人脑子里,尤其许多知识是主观的、默性的,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除了当事人自己实际运用或通过价格机制传递,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获得。”

-> 哈耶克这个论调等于是说 每个人的效用曲线是无法发现的 价格均衡是自我论证的偏颇的 并且无数人的效用曲线形成的整体形状也是无法模糊发现的。参考弗里德曼的说法,关键不是假定的真否,而是结果是否符合实际。哈耶克是在结果上否定了这种可能。

张维迎继续说这是范式问题

“按照新古典理论,市场就是一个资源配置的机制,就是给定资源、偏好和技术情况下,如何使得资源得到最佳配置。”

-> 市场的有效性依赖于信息的对称和完全,如果现实中信息不完全、不对称,市场有效的提前就不成立了,结论自然是市场失灵了,需要政府干预。

“但按照米塞斯和哈耶克发展的奥地利学派的理论,市场首先是一个认知机制,其主要功能是发现和传递信息,使得每个人的创造力得到充分发挥。”

-> 正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我们才不得不依赖于市场解决问题,才需要市场价格作为信息发现机制和信息交流机制。

你看本质上还是我上面说的,效用曲线和价格均衡的发现问题。奥地利学派认为政府没有办法发现价格,只能由市场发现。

张维迎还自己补充了一点

“市场的优越性正来自信息不对称,因为市场以分工为基础,没有分工就不会有交易,而分工意味着每个人只知道一些与自己所从事专业直接相关的专业知识,并且对任何产品,生产者总是比消费者知道的更多…分工和专业化之所以能提高生产率,正是因为每个人只需要少量的专业知识,但交换使得整个社会的知识数倍于任何单个人拥有的知识,这就是市场的优越性。”

这是说信息不对称甚至是产生市场的一种原动力。

关于主观发现的问题,张维迎解释

“在真实市场上,决策是决策者的一种主观判断,判断意味着即使同样的数据,不同的人结论会不一样…因为有一些重要的知识不在可利用的数据里,特别是有关未来不确定性的判断永远不在数据里。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企业家,才需要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就是面临着一个不确定的世界要做出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是没有办法完全基于现有数据的”

这是说企业家的效应和价格的发现方式会与常人很不一样,和过去的市场很不一样。

“市场是一个发现和传递信息的过程,主要是通过企业家的警觉和判断来协调供给和需求,使得市场趋于均衡,没有分散的企业家活动,市场就不可能趋于均衡。进一步讲,按照熊彼特的观点,经济发展来自企业家的创新(事实也如此),创新同样是不可预测的,充满了一系列的不确定性。”

所以企业家会比原来的市场更有效地发现效应和价格。

“如果每个人有90%的可能性犯错误,10个人分别决策的话,同时犯错误的概率只有34.9%,至少一个人成功的概率是65.1%,只要有一个人成功了社会就有了这个产品。相反,如果集中做一个决策,成功的概率就只有10%。”

交给分散化决策还有概率上的优势。

当然其实新古典范式的经济学家也有反对产业政策的。比如上世纪70年代在新古典范式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公共选择学派提出了“政府失灵”理论。一会我们通过Cowen和Smith的讨论也可以看到一些现代古典经济学家对。

 

2. 林毅夫关于新结构经济学和经济增长的观点

“经济增长表面上看是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但它从本质上讲它的决定因素是各种技术、产业不断创新,劳动生产率水平提高,各种软硬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从而降低交易费用的过程——这是一个结构变迁的过程。”

“我们现在能够变成中等偏上收入国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完成了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制造业的转型,不断攀登产业阶梯,慢慢进入到后工业化的、以工业为主的阶段。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以及软硬基础设施的完善,可以以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作为参考,这在经济学上叫“后发优势”。”

“罗伯特·索洛和迈克尔·斯宾塞发现二战后,有13个经济体实现了每年7%或者更高的经济增长速度,维持了25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大大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五个特征:开放经济利用后发优势,实现了宏观经济的稳定,高储蓄率和高投资率,市场经济或走向市场经济,积极的、有为的政府。”

“原始的结构经济学是政府克服市场失灵,直接动员资源、资金,直接配置资源、资金到现代化的大产业,进口替代战略。结果并不如意,这也是70年代出现新自由主义政府失灵休克疗法的原因。不过后者结果也不好。
而看50、60年代东亚这些成功国家的政策,不是结构主义,而是出口导向先去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小规模产业。80年代转型成功的国家,推行的是渐进的、双轨的政策,一方面继续保持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扭曲,给原来政府优先发展产业当中的国有企业保护补贴,另一方面放开传统上受到压制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的准入,而且因势利导,积极招商引资,建立经济特区、工业园等,来帮助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业发展。”

“新结构经济学说决定一个经济体的结构内生于这个国家的要素禀赋结构,而要素禀赋在每个时点上是给定的,并且随着时间变化。这种变化会带来产业结构的变化。要素禀赋就是总预算,各种要素的相对稀缺性决定相对价格,也就决定了生产成本最低最有竞争力的产业。
而产业技术升级的前提是根本的要素禀赋结构必须不断升级。劳动者所拥有的资源越来越多的话,自然比较优势就变成资本更密集的产业。当然,在市场上竞争的时候不光是生产成本,还包括交易成本。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必须相应地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和制度环境,来降低交易成本。”

“对于企业家来讲不关心要素优势,只有利润最大化,自发地按照禀赋优势来选择产业技术,需要一个竞争性的市场来准确敏锐地反映价格信号。而也需要政府来给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家激励,给外部性补偿。有效的市场,和能够因势利导的有为的政府,产生的结果就是开放、宏观稳定,储蓄率、投资率都会高。”

“渐进双轨的改革就是对于不符合比较优势的旧的产业继续给保护补贴,但是放开对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准入,而且因势利导。而随着资本的积累,原来违反比较优势的大型资本密集型产业,逐渐变得符合比较优势。”

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林的新结构首先是承认市场的信号作用的。而政府的作用主要是起到降低交易成本和找市场做出选择部分里提供激励。本质上新制度经济学的讲法。这是奥地利学派所缺少的(至少据上文所能看到的)。市场本身的发现仍然有效率之分,一些降低交易成本公共性商品在过去只能由政府提供。(在现在或许可以由货币超发和科技泡沫来提供)。

但我们也发现事实上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政府在提供减低交易成本的设施和激励的时候,通常会干扰市场价格。事实上我们曾经讨论过企业家精神对政府的干预基本上都带有大程度的抵触。

所以我们总结一下,林的新结构经济学的禀赋理论其实本质上是依靠奥地利的市场发现的。而市场发现也可以被政策来提高效率,但是维持良性少负面影响的政策很难。

 

3. 难得讲到奥地利,我们借Noah Smith的文章来看一下西方主流对其的看法

“The Austrian school, for the uninitiated, is a hodgepodge of beliefs, usually holding that fiat currencies are doomed to fail, that a return to the gold standard is inevitable and that central banks are responsible for bubbles, market crashes and recessions.”

A.

There was the dramatic failure of the Federal Reserve’s program of quantitative easing to cause even a hint, even the slightest whiff, of inflation.

B.

Gold, as the hedge against the end of the modern economy, hasn’t worked out too well.
(North wrote this article in 2015)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9-30 1.30.24.png

What’s interesting to me, however, is that events in China are actually bearing out some of the classic predictions of Austrian thinking.

Mises contend that recessions happen because too many resources are funneled into assets that won’t actually be productive in the future.

-> Businesses might make big, systematic mistakes.
(Though It has never been very clear exactly why malinvestment causes an economic hangover.)

(对的也就是说和理性人假设相反,正是因为不可发现的价格发现所以会导致一些系统性大错误最后崩盘。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对奥地利学派的一个反讽。有些人可能会问,如果没有任何政府歪曲价格,真的会有错误投资吗。不妨想想老百姓种庄稼以及一些产能过剩的化工行业。)

China’s housing and stock bubble also bring us to another interesting Austrian notion — the instability of financial markets.
(Mainstream macroeconomics is only just barely starting to deal with the idea that financial markets may have a natural tendency to boom and bust.)

 

4. 其实前段日子在bloomberg上Cowen和Smith正好有一场关于美国是否需要财政政策的讨论

Cowen: My view is pretty simple: at this point the economy is fairly close to full employment and the momentum is positive. So right now I don’t see a significant role for demand-side arguments for government stimulus.

Smith: There’s also a possibility there’s still some demand gap left. (prime-age employment-to-population, wage, price) If we see inflation start to spike we can always put on the brakes. Meanwhile, because infrastructure repair is probably something we should be doing anyway, it makes for good fiscal policy; if there’s a demand gap, it’ll help with that too. If not, at least we have some nice roads.

%e3%82%b9%e3%82%af%e3%83%aa%e3%83%bc%e3%83%b3%e3%82%b7%e3%83%a7%e3%83%83%e3%83%88-2016-09-30-1-53-32

Cowen: If we go beyond cost-benefit test on the supply-side, there is by definition a potential harm in choosing inefficient policies that destroy some wealth and worsen resource allocation.Keep also in mind that the decline in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probably comes from structural factors.We should address those, but let’s do it by making the economy more efficient, not less efficient.

Smith: We don’t live in a world of certainty, where costs and benefits are known. If there happens to be a lingering demand shortage, we get an added benefit from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If there’s not, then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will raise interest rates (crowding out private investment) and/or inflation. But we have the option to dial back spending if we see that happening. Of course, I think we should avoid letting our transportation networks decay even if there is NO demand gap.

你看,所以其实可能奥地利和有些新古典并没有太大范式差异,而是操作准则的差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