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Ideas

(夜半的胡言乱语)

前两天突然想了解一下一些数学的原始概念于是读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章

数学里的 e 为什么叫做自然底数?是不是自然界里什么东西恰好是 e?

顺便借此反思了一些oxthdox和heterodox的经济学问题

数学或者物理学和经济学的起点和本质都是观察和发现 但是区别是目标的稳定度 这导致后者不得不人为假设稳定度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没有错 因为这大概是人类找到的进一步架构和组建的唯一一种方式 但是结果就是只能很好地运用在auction等变量维度非常少的稳定场景之中

所以现代经济学的一条出路变成了工程师产品经理也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事了。

All of a Sudden, Economists Are Getting Real Jobs

online auctions, online advertising, organ donations and the like提供了很好的进行各种优化求解求最优的平台。

但是除此之外他们的理论影响力甚微 [1]。 比起凯恩斯所说的经济学家的奴隶的言论 [2],事实肯能更多是来自于相反的方向。市场的力量被过分的相信了。得到被扭曲的资本价格而竭尽所能降低交易成本创造新商业形态的企业家一定程度上超出了世俗经济学家的范畴。(你看他们都帮经济学家找到了新的工作)

事实上在我曾经的研究中发现,所谓的纯经济制度其实更多的是一些社会制度初始设定后的自然衍化。连经济学本身的历史也是如此。比如新古典主义只是繁盛于二战之后的第二次全球化和自由主义的潮流的当代显学。

这里岔开一下,最近有一个很不成熟的思想是一些最基本的经济尺標可能值得再深思。比如通货膨胀Inflation shouldn’t be Worried。比如工业时代的GDP能否在digital era中适用。体验和虚拟内容开始越来越多的代替产品,而在被扭曲的资本价格之下,原本定价和衡量方式是否仍然适用值得考虑。

反过来回到正统非正统经济学的问题。

不进行架构肯定也是不行的。不架构就没有办法继续发展。

非正统比如说经济史提供了一些很有趣也有意义的观点和方向。但是单纯成为一个历史片段是需要避免的。即便成为了一种理论,形而上的形态也会导致无法使用被主流束之高阁。比如明斯基时刻。Minsky’s moment Economics Without Math Is Trendy, But It Doesn’t Add Up 。再比如科斯的交易成本。即便有williamson的数理公式扩展,仍旧变得最后无人问津。像汪丁丁说的,无法定义,就只能永远讨论。

所以我们无法在经济学里找到正真的universal law [3]了吗。现在所发现的,要么真实而模糊,要么清晰而虚假,要么只存在于短暂的过去的历史之中。

问题太大,换个小点的。

我做这个blog站最初也是因为研究上的困惑。平时接触的知识太碎片,几乎留不下什么痕迹。

munger说要跨领域,要建立起能相互联系起来的知识。

我自己最近的体会是逻辑可以简化,可以验证,这个过程可以更加高效。但是这本身价值还不够。

研究是观察,发现,架构。每一步都有很多功夫可以下。观察上比如说Python做数据挖掘 怎样用 Python 做一些有趣的数据挖掘? 就能做出一些很有价值的研究。发现上主要是归纳法,单纯的相关性的归纳可以交给机器学习来提升效率,但更难是爱因斯坦所说的直觉性经验性归纳。我之前也有见过一些羚羊挂角般的叹为观止的研究,这些可能一需要足够多的经验二需要思维确实地去发散。最后架构有可能是更加难的地方,因为刚才说过的现实世界的不稳定性,无法像数学一般建立精妙的推论。所以比起严谨的推论发现可能最后会积累变成一种比较玄的直觉。

这样来回看,我至今为止做的阅读笔记只是做了一个资料和观点的堆放站。事实上最近在一些场合我更多只是使用了一些现象来表达观点而非更内在的东西。发现的不够深刻,更勿论进一步的架构了。现象过目即忘,再多也是無駄。

比如分析公司,行业,比起一个个孤例子,应该关注用什么框架去分析,框架的优劣,优化。要提升研究的维度,在这上面思考和进步。然后每次的孤例要尽量进行联结和发现。最后在考虑进一步跳出框架的可能。

路漫漫,唯自勉。

 

[1]

就比如我最近在某个micro seminar看到做教育的spence signal的,但是显然我们无法基于此去写信要求校长说明年把本科改成1年研究生改成5年。

[2]

“The ideas of economists and political philosophers, both when they are right and when they are wrong, are more powerful than is commonly understood. Indeed the world is ruled by little else. Practical men, who believe themselves to be quite exempt from any intellectual influence, are usually the slaves of some defunct economist.”

[3]

“The supreme task of the physicist is to arrive at those universal elementary laws from which the cosmos can be built up by pure deduction. There is no logical path to these laws; only intuition, resting on sympathetic understanding of experience, can reach them. “Albert Einstei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